摩根大通重磅报告:一个时代结束了,全球老龄化将推动利率长期走高

当前全球老龄化程度正在加深,而“人口老龄化”往往是经济发展进入较高水平之后的现象,经济进入低增长区间,利率水平趋于下行。

然而在3月2日发布的研报中,摩根大通提出了一个全球人口结构的“重要转折点”——自从2015年之后,人口结构出现了“逆转”,即出生率下降,老年人口比例增加。

摩根大通分析师Alexander Wise分析称,这种人口结构逆转的趋势将会导致生产力降低、居民收入减少,同时医疗等消费支出增加,从而使得全球私人储蓄水平总体下降,因此他认为未来利率将长期走高。

华尔街见闻

此前文章提及,前英国央行行长、英国经济学泰斗Charles Goodhart指出,在全球人口形势经过数十年的变化之后,随着生育率开始下降,劳动力资源将会逐渐枯竭,人口红利的消退使得低通胀、低利率时代终将成为过去。

利率是由什么决定的?

摩根大通的研报指出,对利率产生直接影响的是货币政策,对利率产生较大影响的是经济危机,而归根到底,实际利率是资本供求的反映。

换言之,实际利率主要是由投资和储蓄决定的,而非经济增长。当储蓄多于投资时,实际利率下降,反之则上升。

摩根大通对1960年至2020年之间近200个国家的人口(寿命)和利率之间的关系进行了一项小组研究。

研究发现,人均寿命增长会降低实际利率,而老年人口比例增加则会提高实际利率。

人口老龄化对利率的影响

摩根大通认为,总体而言,人口问题一直是影响国家经济和通胀水平的长期决定力量。

随着全球老龄化加剧与出生率下降,社会经济劳动力短缺和生产力低下的情况将会愈发明显,供应减少和需求增加的供需不平衡状况也将可能愈发明显,这会导致全球范围内通胀持续高企,从而推动利率长期走高。

另外,摩根大通还重点分析了人口结构变化对利率的影响。通过研究将人口老龄化分为两个阶段,分别是1980年代-2010年代中期,以及2015年之后。

而在这两个阶段,分别有两种人口结构占据主导因素,并且对实际利率造成了不同的影响。

一、在1980—2015年之间,全球“预期寿命增加”占主导因素。

预期寿命的增长大幅提高了居民私人储蓄和投资的水平。其中Wise指出,储蓄水平的提高相对于投资而言更为明显,套用他提出的“当储蓄多于投资时,实际利率下降,反之则上升”的经济规律,他认为当时实际利率水平下降。

二、2015年之后,人口结构出现了“逆转”:出生率下降,老年人口比例增加,此时“人口老龄化”占主导因素。

与预期寿命增加相反的是,人口老龄化使得储蓄与投资相对减少。与此同时,由于人口老龄化加剧往往伴随着医疗与社保开支加大,消费增加,储蓄减少。

近年来,随着老龄化加剧,各国政府也在健全医疗和养老金保障制度,可以使老年人不必再为退休而作更多储蓄。同时,老龄化还伴随着较低的投资需求,因此实际利率水平上行。

此外,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,公共财政中支出将增加。虽然人口结构变化对政府储蓄的影响到目前为止可能有限,但实际利率的上升或使公共财政承受更大压力。

最后,摩根大通的研报还指出,长期来看,全球老龄化将推动未来实际利率持续走高。

Wise认为,在接下来的10年里,人口老龄化是导致实际利率上行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
他预计,到2030年人口结构对实际利率的影响很可能会恢复到1980年的水平(见下图)。

1960年以来的G20国家人口变化趋势和1980年以来的美国实际利率